在工作以來的這些年,這份工作是我待的最久的,但也是唯一讓兔覺得要隨時保有走出這間公司的能力。

會有這種想法,是因為公司大,內部的制度及人事相對複雜度就高,衍生出來的,就是小人無所不在。小人們會為了私人利益在鬥爭或是小動作不斷,搞得公司氣氛污煙瘴氣的。

兔身邊小人也不少。不是藉故討好老板,就是攬功推過的能力一流,不然就是以為自己有多了不起,覺得自己走到哪都應該享有特權。看著這些人,兔除了提醒自己不要被同流合污之外,還要隨時有能離開的準備。

所謂的能離開的準備,其實是要對自己的能力不斷的提升,這是一種抵勵。但是對於保守派(沒有想過出走或是沒有能力出走的人),就會很駁斥兔這樣的想法。為什麼工作做的好好的,要把離開掛在嘴上?如果要走就走得乾脆一點,幹麻還死賴著?兔沒有隨時掛在嘴上,只是隨時記在心上;而且兔所謂的離開,並不是說在什麼樣的時間點一定會離開,而是讓自己在必須離開的時候,有能力去找到不錯的工作。

保守派的想法是既然有的一份還不錯的工作,那麼要怎麼樣可以繼續保有這份工作?他們會努力的目標是當這份工作的人數不需要這麼多人的時候,要怎麼不被砍掉?兔不是說這樣的想法錯,只是兔覺得有些消極,似乎只是要求自己做到最低標準就可以了。兔覺得既然要做,當然就要到最好,不光只是對公司負責,更是對自己負責任。

兔就是昨天跟一個覺得交情夠的人講兔的想法,結果換來了一頓駁斥,不過兔早就知道他是保守派,聊的時候應該要避著些的!果然~講話的對象是很重要的。

d83421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