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快下班時,
小主管問兔能不能給他半小時,
他有話要跟我說,
看他神情凝重,
猜想應該不是什麼好消息。

找了個適合談話的地方坐下來後,
他就說兔現在在忙的那個專案的客戶對我們放了冷槍,
他與兔則理所當然成了箭把。

兔對他說~
對方的PM畢竟是一個部門的高階主管,
對於專案進度的延誤,
對上頭報告時難不成要他大聲的承認自己的沒法掌控專案進度?
要他承認自己能力不足?
想也知道是不可能的!
那麼最好的推托之詞就當然都是廠商的問題囉!
兔可以理解客戶把所有的責任都推這我們這邊來,
而且兔完全不在意。

相對於小主管很在意、很受傷的情緒,
兔倒是相當看得開,
兔很明確的知道該做的兔都做了,
也知道兔本來就不需要為客戶公司內部的溝通不良負責,
那麼兔又何必要讓那些閒雜人等來影響兔的心情?

看得開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兔找不到現在在做的這些事對兔到底有什麼意義?!
也就更沒有所謂「難過」的情緒。

只是~這樣沒有意義的事,究竟還能撐多久?
兔自己也不知道.....

d83421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