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艾侖掛急診,
等兔跟兔妹匆匆趕到醫院的時候已經轉到住院病房去了,
看著她小小的身體躺在病床上一直微微的在抽慉,
看了真的很心疼也很害怕,
恨不得自己可以代替她承受那些苦。

因為艾侖是在睡夢中抽筋送醫的,
醫生說她其實一直都是無意識的,(或者該說是在睡眠狀態)
所以那些抽血檢驗等等的動作她應該都不記得,
同時也表示我們跟她說的那些安慰與打氣的話,
她也通通不會聽見。
意思似乎是告訴我們她不會聽見所以我們不用跟她說話、安慰她,
但那些專業人士們可能沒有想到,
那些跟艾侖說的打氣的話、安慰的話不只是在對她說,
其實更是在安慰我們自己,
因為沒有辦法就這樣站在旁邊看著她難過卻什麼事都不能做,
所以就只好抱抱她、摸摸她、跟她說說話,
一方面好像我們有做了什麼努力,
降低自己焦慮的情緒,
另一方面更是為在旁邊陪著她的我們打氣。

幸好隔天早上醒來的還是活蹦亂跳的艾侖,
總算是讓大家鬆了一口氣呢!

d83421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艾侖爸
  • 現在想起來真的是恍如隔世!對於那天晚上的細節,其實已經沒有那麼清楚了!不是因為時間久了,而是當時真的有點嚇到了!真的感謝這幾天大家的幫忙與支持囉!
  • 艾侖沒事就好~
    你也要好好保重身體捏!

    d8342115 於 2010/08/08 21: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