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兔的第一份工作起,就發現兔是適合忙錄的,越忙越有精神,真的閒下來,反而像消了氣的氣球一般。我想不只是忙錄,忙要忙得有價值才行。兔忙的開心是因為職掌的定位很明確,所以忙得很有存在感。

最近跟兔同部門的一個小女生有倦怠,其實她的『症頭』跟兔很像,我們都是那種支援的角色,所以在進來這個部門以前,我們大部份的工作重點在於跟客戶及業務溝通,工作內容是比較活潑式的,事務性的事反而比較沒那麼重;但是到了這個部門可就不一樣了,文書作業多加上事情繁瑣,比較起來當然沒有以前來的有趣了。

其實兔跟她有一樣的倦怠,之前每天都在想著『不想上班』、『好想休長假喔』跟『我下一份工作要走哪個方向』這幾個想法間遊移;但這陣子去聽了郎姐好幾場講座,想法稍為有些改變了,再加上原本就在go的專案、國外pass來的專案以及被業務逼著走的專案通通卡在一起,每天忙著開會、連絡、溝通跟忍著不罵人已經占掉我大部份的時間,這些消極的念頭好像被擠到角落去,比較少引起兔的注意。

在這幾個case這樣go下來,兔也漸漸的看清了業務的根本性,也懂得去聽業務誇獎以後的真正意義。對case有幫助的,業務當兔是神,兔怎麼說怎麼對,反正就照著兔說的做就對了!若case沒有照著業務要的方向走,兔就是十惡不赦、檔人財路。兔做的事完全一樣,只是取決於業務怎麼想而已。不過這樣也因此讓兔徹底了解不需要因為別人的想法隨波起舞,就只管做自己該做的事就好了。

估且不論這是不是兔要的位置,只要兔坐在這位置的一天,就是得花時間在case上;既然兔花了這麼多時間在做case,當然就要讓自己忙的有價值囉!



d83421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